結核病人一口痰里的結核菌傳染半徑長達70米。關押著200多名結核病罪犯的天津市西青監獄五監區到處都彌散著高密度的結核菌,它因此得到了一個令人望而生畏的別名——“核五”。
  在“核五”,監獄警察每天都要長時間深入監號零距離檢查衛生,組織病犯學習,開展陶冶情操的文娛活動,組織病犯進行有利於身體康復的體育鍛煉;在日常管理中,他們還要經常與病犯面對面教育談話,危險程度不言而喻。
  雪上加霜的是,這些罪犯還常常抱著“破罐破摔”心理,思想上不時發生反覆、行為上經常發生異動,監管改造任務相當艱巨。
  然而,“核五”組建16年來,不但使一批批病犯身體得到康復,人生航標得到校正,而且還創造了無病犯交叉感染、無病犯非正常死亡的奇跡,連續16年實現了“教育改造安全年”。
  奇跡的背後,是“核五”警察作出的巨大犧牲。
  為了保證發病罪犯得到及時有效的救治,陪護病犯往返於監獄與醫院成了“核五”警察的一項經常性工作。據統計,該監區平均每月帶領病犯離監看病10餘人次,到獄內醫院看病60餘人次,僅此兩項就需動用警力200餘人次,而這隻是一支17人的隊伍。
  2012年的一天下午,罪犯裴某結核病發作,短時間內大口吐血。經請示,當班警察迅速抬上裴某緊急送往醫院。由於該犯行走困難,檢查過程中,副分監區長陳家淦背著他在醫院樓上樓下地跑,咳出的血沾滿了他全身。直到晚上9點,罪犯病情穩定後,陳家淦才去洗了洗手,將弄髒的警服用自來水簡單地進行了沖洗。
  常態化地暴露在高密度傳染病菌中,被感染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2008年1月23日,時任五監區教導員馬四友就被確診為空洞型肺結核而被迫住院。
  雖然身在醫院,可馬四友心系工作,每天都問大夫什麼時候能夠出院。一位護士對他說:“警察也是人呀,再忙也得把病治好吧。”2月15日出院後,他直接回到了監區。監獄黨委和領導考慮到他的身體還比較虛弱,準備為他調換工作崗位,他堅決不從,說:“我已得過結核,比其他同志更適合在五監區工作。”
  工作在該監區的警察,先後已有7人被查出攜帶結核病菌。監區長韓學強感慨地說:“在這樣一個特殊的監區工作,要說不害怕、不艱苦,那是不可能的,自己不怕傳染還擔心老婆孩子呢。可是一想到祖國在召喚、人民有需要,五監區的小伙子們就不知道什麼叫苦,什麼叫累,更不知道什麼叫怕了。”(本報記者 周洪雙)
  (原標題:不畏結核,只因肩上責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r56nrxktw 的頭像
nr56nrxktw

Carter

nr56nrxk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